明星动态

假设假设假如刘国梁是个大贪官您还支持他吗

2019-11-09 07:44: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假设假设假如刘国梁是个大贪官您还支持他吗

刚刚,清华大学教授、著名社会学家孙立平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血性高于是非》。文章附在后面,我就不大段地引述了。

孙教授在文章的最后,作了一个假言判断:“我们往最坏里说吧,假如最后证明刘国梁是个大赃官……”

这是一个非常大胆的假定,相信很多人没有想过,也不愿意去想。但冷静地想想:这类“最坏”的情况,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出现。

那末,假设——我说的是假定——这种情况产生了,我们该如何自处?还要支持刘国梁和1众罢赛的弟子吗?

血性固然值得赞美,但血性也不能没有底线。血性高于是非,是丛林社会的法则;法治社会,是非还是高于血性的。

如果血性高于是非,面对自己的母亲被侮辱,于欢就应当直接把那几个给杀了!如果都这样,社会就乱了!

我是一个乒乓球爱好者,一直非常非常非常喜欢刘国梁。但“吾爱吾师,更爱真谛。”在“最坏”的可能还没有完全排除之前,我还不想毫无保留地支持他。

最后,我还是要强调,“刘国梁是个大赃官”只是一个假定,一个大胆的假定,一个我也不希望出现的假定!

假设假设假如刘国梁是个大贪官您还支持他吗

血性高于是非

孙立平

昨天晚上,最吸引眼球的事情,也许就是参加中国乒乓球公开赛男单比赛的中国运动员全部退出比赛。虽然我作为一个外人,对其中的是非曲直其实不全然知晓,但这个退赛是表达对刘国梁工作调动的抗议,应该是肯定无疑的。

昨天晚上还有一件事情:人大校方做出决定,责成继续教育学院收回发给几位社会人士的兼职教授聘书。之所以顺便提到这件事情,是由于这件事情中有一个与上一件事情相同的因素,即人大校方是在人大校友联名抗议后做出这个决定的。

人大的事情不说,这里只说乒乓球队员的事情。绝不隐讳地说,看到乒乓球队员退赛的消息后,我内心里对这几位队员产生了一种好感,乃至是有一点赞美的感觉。

我对其中原委不清楚,我对退赛队员有好感,这话我要说在前边。有人会说,连个是非曲直你都弄不清楚,你赞美个甚么?下面我说理由。

首先说我在看有中国队参加的比赛时的心理。首先的一点固然是希望中国队或中国队员赢。在年轻的时候,也曾为此而激动,而癫狂。记得在北京大学任教的时候,有一次在2教阶梯教室上大课,估计大约得有两百人吧。那天上课时正好遇上中国足球队的一次重要比赛,甚么赛事忘了,记得队员有傅玉斌、马林、唐尧东、李华筠等。去教室的时候,悄悄揣了个小收音机,本来是想课间休息的时候听听消息。

结果是,讲着讲着,就听见学生那里很多收音机在小声地响,接着就是下面无数的窃窃私语,课堂秩序就有点乱。算了,这课也没法讲了。然后,我名正言顺地把自己的收音机拿出来,开大声音,放在讲台上,听实况转播吧。反正不怪我,是你们弄得我讲不下去的。因此,大家一起收听赛事转播,一起喝彩,一起叹息。

后来,中国足球队是越来越不争气,这个兴趣也就淡了。不听了,不看了,愿踢什么样就什么样吧。乃至,有时听说中国足球队踢输了,反倒有一种快感。我的意思是说,虽然作为一个中国人,很多时候希望中国队赢,但也不是绝对的,也有中国队输了却觉得很痛快的时候。从灵魂深处检讨,或许就是爱国者们常常批评的“卖国心理”吧。

话虽这么说,但大多数时候还是爱国的,是希望中国队赢的。不过,高标准严要求地说,这类爱国精神也不是很纯净。比如说,一样是中国队员取得冠军,如果是看着很顺当、很有个性的队员取得的冠军,欣赏和激动就更多一些;如果是没有个性,靠机器人般的机械动作赢来的冠军,就会觉得枯燥无味。乃至有这样的时候,如果对手是外国的一个很有个性、桀骜不驯的队员,会在心理上倾向于那个外国的队员。

这或许与我对体育的理念有关。我总觉得体育应当是一帮有个性、有血性,乃至是桀骜不驯的人们从事的活动。不然的话,要那么结实的身躯干什么呢?正由于如此,昨天晚上看到这个消息,就很自然地对那几个小伙子产生一种好感。而且,可以说,这在中国特别难得。

我知道,即便我这么说,还是有人会说,即便是这样,你也不能在还没弄清是非对错的情况下就倾向于乃至赞美这几个退赛的队员,也不能说血性高于是非啊。如果他们抗议错了呢?如果他们是被坏人利用了呢?

对这个问题,我是这么想的。物以稀为贵。哪种东西重要?除看其本身的重要性以外,还要看在特定的环境中最缺的是什么。对错重要不重要?重要。是非重要不重要?重要。但在我们的社会中,更多的时候,缺的常常不是分清是非对错的能力,而是缺少坚持捍卫对的、反对错的勇气和血性。也正由于如此,正义常常被抛弃在一边。

假定两种情况吧。一种情况是,面对是非,面对正义与邪恶的时候,人们都很成熟老道地缄默不语,固然这也就不会出错。一种情况是,人们有勇气、有血性地维护自己认为正确的东西,反对自己认为错的东西,但也有反对或保护错了的时候。你说这两种情况,哪种更好一些呢?特别是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我认为是后者。

就这次的事情来说,我们往最坏里说吧,假定最后证明刘国梁是个大赃官,这几位队员完全是被利用了,我会收回我上面的这些话吗?还是不收回。我依然坚持血性高于是非。为何?在一个社会中,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人们还是会对的多,错的少,坚持很重要。而且,如果错了,还可以改。但如果连坚持自己认为对的东西的冲动和血性都没有,那才是完全没救了。你说呢?

就在这篇短文要扫尾的时候,看到一条微博:“一周以内,国家队的那几个乒乓球队员们将公然致歉、表示后悔、恳求谅解。信不信?”信不信?我信。但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只能说:悲哀。

威尔刚如何用

印度神药为什么神

枸橼酸西地那非片招商

治疗阳痿上网买万艾可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